专访Pivot International 公司 总裁兼首席执行官Mark Dohnalek

Mark-Dohnalek“Pivot International 是一家全球
化的 ODM 公司。《环球 SMT 与封装》主编Trevor Galbraith 有幸采访了Pivot International 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Mark Dohnalek,就新型冠状病毒对供应链的威胁以及 Pivot 公司未来的增长战略进行了交谈。

T: 今 天, 我 们 将 专 访 Pivot International 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Mark Dohnalek。欢迎你 Mark,很高兴能和你在一起进行交谈。
M:谢谢,我也很高兴我们能一起进行交谈。

T:首先向我们的听众介绍一下, Pivot International 是一家上市的二级公司,在全球不同的地方大约有 12家工厂。你能介绍一下你们的产品、工厂位置和公司简要概况吗?
M:当然可以。我们是一家产品设 计和制造公司,为我们的客户提供这些” “服务。” “我们的业务涉及多个行业,从医疗器械到工业安 全产品、技术设备和一些消费类产品。因此,我们从产品概念、设计制造和实际制造三个方面着手。我们在美国和亚洲有 12 个工厂,在欧洲和亚洲都设有办事处。都有设计、供应链和制造生产。

T:你说你们有很多医疗器械产品,所以我认为你们是获得ISO 13485认证的。
M:没错,我们在菲律宾的工厂都是获得 ISO 9001 和 13485 认证的。我们在菲律宾有两个制造工厂,他们都是 FDA 认证的,然后我们在美国有 4 个制” “造工厂,在欧洲、美国和亚洲设有办事处。

T:坦率地说,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时刻,作为一个合约制造商在任何地方都是如此。我的意思是,一方面,我们在制造方面向自动化变革,我们必须再培训员工和采购人员;另一方面,突然之间,我们受到了新型冠状病毒的袭击。在新型冠状病毒方面,你们遇到了哪些问题 ?
M:它在许多方面与我们在贸易战中遇到的挑战非常相似。我们很幸运,在多个大洲都有分支机构。我们的全球的供应链组织,在美国、欧洲和亚洲(深圳、台北和菲律宾马尼拉)都处于领先地位。我们很幸运,在很多地方都拥有 工厂,像大型跨国公司一样可以利用这”
“些优势,具有不同的制造资源或从不同” “的地方转移采购。因此,在这些问题得到解决之前,我们必须考虑双源供应以及在短期内满足生产需求的策略。

T:春节过后,你们的很多劳动力都回来工作了吗?
M:我们的员工都直接在菲律宾、台北和深圳。在深圳以外,只有供应链办事处的一些质检人员。这是一个小办公室,他们可以远程工作,现在他们已回到了办公室。台北在 2002 年的非典事件中就没有受到太大的负面影响,这是真正让台湾能够抵御这一威胁的原因,而且他们的情况很好,显然也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但就我们的供应链而言,我们购买零部件的制造商,我们听说有 10% 或 20% 的人已经回来了。毫无疑问,在上市公司中你将听到关于交货短缺的公告,因为这些供应商受到了影响,苹果只是前两天的第一家。我们将在下个月听到更多受影响的消息,可能到 3 月中旬一切会恢复到全速运行,但 在此期间,你将不得不寻找其他供应来” “源,以缩小差距。”

“T:我想这肯定会导致供应链短缺。
就像去年的贸易战一样,是否让你们作为一个制造商,重新审视你们分散风险的方式?你们听起来很多元化,但你们是否更深入地思考如何将战略风险分散到全球各地的制造工厂?
M:我认为这两件事已经在全球商 业社会中启动了一个进程,可以说,你” “不会把它放回瓶子里。我认为,我们将” “永远处于一种战略模式,即双重采购、二次采购和替代采购战略,你可以更容易地运用这些手段。我们很幸运,我们有不同的工厂地点,我们已经能够控制我们的风险,但这次新型冠状病毒几乎是一个更紧迫的挑战,因为它发生得太突然了。在贸易战中,我们在一年半的时间里一直在增长,所以有时间做出调整。面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我认为这就放大了确保成本差异的必要性,证明了增加的资源和增加的风险是合理的,或者至少可以通过拆分部分供应链来进行调节,使其处于活动状态,这样很容易就能拿到订单,并发出确认。我认为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向大公司发展的时期,像苹果,将改变一些方法沿着这条” “路走下去。”

“T:你提到了关注二级供应链采购
等,很明显,这将远离“大卖场”公司。你们会从“灰色市场”采购吗?
M:我们可能会避免坚持使用传统的方法。我们会始终坚持走全球供应链之路。永远不会回到 1955 年,因为嵌入式电子产品是从中国开始,至少有很多元件和其他一些东西,比如液晶屏,它们逐渐迁移到了中国,它们可以迁移,但我认为你必须考虑目前存在的传统战略路线,也许有不同的价格点。但如果你纵观全局,因为国外的资源较少等这也许是合理的。也许当你把所有的成本加起来,如果有 10% 的国外成本,如果它能在欧洲或美国以这样的价格采购,特别是在电子产品领域,那么从亚洲生产出来可能就不值得了。因为如果你把所有的基础设施和其他一切都加起来,你就可以证明,这可能还不足以让我们朝这个方向前进。

T:现在我们来看技术方面,你们的制造生产线等,机器人自动化程度很高,更好的存储塔系统可以更接近生产线。你们正在将这些策略应用到工厂中 ?
M:PCB 制造只是我们制造业的一 部分,但我们并没有大力推动合约制造,” “尽管我们确实有一些工厂正朝着这个方
向发展,但我们正在将它们转变为机箱机柜制造和 PCB 组装的混合体,而不仅仅是 PCB 组装,这是一项艰难的业务,如果你是一个合约制造实体。我们不止于此,因为我们是一家设计公司和制造商,当然在这方面,我们发现,作为一个技术含量更高的产品,有更重的工作内容,那就是有很多细节的高端机箱机柜制造,那里实现自动化并不实际。当然,在我们的SMT 和PCB 制造中,都是高度自动化的和快速的设备,能够加工非常小尺寸的PCB,这是一种趋势,我们具有这一能力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并将继续这样做。希望尽可能地实现自动化,因为这是一个非常适合自动化的典型工艺过程。

T:是的,它可以通过自动化来提高直通率和可靠性。
M:当然,我们将进入 3D 打印领域。我们的整个模型是可制造设计的,3D打印技术无疑是使我们能够更快地制造出原型产品的关键技术,这是一个重大的改进。关于 3D 打印应用于制造业有很多说法,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会有更广泛的应用,但从原型制造和设计的角度来看,3D 打印已经有了很大的好处,并且能够快速转向。

T:你们的业务技能方面呢 ? 你们工厂在某些技能方面有什么问题吗?
M:当然,当它涉及到世界各地的技术工程人员时,这是一个困难的领域,我们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但要找到优秀的人是一个挑战,因为我们正在寻找设计工程师,他需要撑握不同的技能,然后才能是一个工厂工程师。工厂工程师仍有空缺,仍有需求。因为我们的重点是设计产品,这是一个挑战,你必须有创意。我们进行的几项收购都涉及到技术性很强的设计公司。我们获得它们不仅仅是为了人,但这当然是一个因素,它也给了我们额外的技术能力,这是我们 更大的原因。在美国,失业率为 3.6%。”

“在这一点上,你必须要有创造力,你必 须要招聘和如何推广你的公司。公司的品牌知名度怎样,公司有良好的声誉吗?所有这些都关系到你如何获得好的人才。

T:现在招聘的生产工程师更多的是数据驱动的工作。他们需要更多地处理数据吗 ?
M:是的,当然是非常多的分析和数据驱动,在我们专注于数据的公司,我们是一个数据驱动的文化,但仍然需要做出有远见的判断。我知道,我们是一个数据驱动的文化,归根结底,我们真的是一个数据驱动的企业。

T:正如你几次提到的,你们是一个信誉卓著的 ODM,从设计到机箱机柜的最终制造。你们似乎是通过收购成长起来的。这是你们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吗?这是你们希望继续向前推进的目标吗?
M:事实上,我们的成长是两方面的。内部增长一直很可观,我们通过收购扩大了这一增长。但我们的增长主要是由内部增长和收购带来的额外增长推动的。我们将继续努力推动;我们通过网站的 SEO 策略在数字市场上进行了大量的投入,因为我们只是在寻找合适的人,可以这么说,我们不需要那些寻找毛茛的人。我们需要寻找产品设计和制造的人。所以我们花了很多时间通过我们的网站进行数字营销,但我们也在寻找有意义的收购目标。处于更高阶段的制造商,优秀的技术设计公司,我们可以把它们带到我们的世界来扩展我们的业务,同时我们也在寻找我们想要收购的产品公司,我们着眼于所有的方面,这些都需要这些策略来保持增长。

T:你们的运营非常成功。祝贺你们,也感谢你今天接受我们的专访,并向我们介绍了 Pivot International 公司。”
“M:谢谢你,Trevor !这是我的荣幸!”

需要阅读更多内容,请点击“环球SMT与封装

上一篇:2020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纪念日

下一篇:新兴印刷技术 现有解决方案的推动者或替代者?